设置

关灯

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

阿珂还小H

    /yuwangshe.uk(po18 uip)

    认真听课的卢圆圆没有注意到笔帽是怎么掉下去的,杨子衿拜托她的语气十分自然,好像真的只是个小小的意外。

    床底的空隙有些窄,他这样的个子大概也很难探进去找。

    卢圆圆跪在床边,整个身子几乎贴在地上,床底的光线很暗,几乎看不清东西在哪,她微微挪动身子,让窗外的光洒进来些。

    里面的一个角落反射出金属微小的光泽。

    掉的可真够远的,低矮的床板只够她伸进一只胳膊,脑袋只能被排挤在外。

    整只胳膊都塞了进去,哪怕她细长的手指为她缩短了很多距离,但依然连边儿都没挨上。

    这样肯定捡不到,她去找根长棍子来。

    只是,还没等她起身,一股强势的力量将她的身体压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哥哥?”

    她正要回头看,腰间突然多了双大手,将她的屁股向上提起,卢圆圆的脸也挨到地上。

    地上铺着绒毛毯子,是杨子衿特意去选的,又软又厚实,不至于跪的膝盖疼。

    卢圆圆今天穿的是日式制服,卡其色的百褶裙刚刚遮住隐私地带,微微一动便能看到内裤颜色,和大腿内侧勒出的肉肉。

    她跪在地上的时候,虽然有意掩盖,但从后面依然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她和弟弟做的次数并不多,暑假过去了一个月,也不过两叁次,这其中当然有他的功劳在里面。

    阿珂还小,做多了对身体不好,他也是关心弟弟。

    卢圆圆勉强侧过头,想看看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地上的绒毛像一片片芦苇,挡住视线,看不真切,尤其是杨子衿脸上露出来的那副表情,像沉溺在自己某种幻想中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“圆圆…”

    他捕捉到自己偷窥的目光,隔着重重芦苇朝她看来,眼里的柔情差点晃花了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来不及细细思考,屁股上接踵而来的冰凉与炙热将她的思绪彻底掀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那物体的形状她和杨珂体验了好几次次,不可能不知道,尤其她还不小心撞见过一次杨子衿的裸体。

    当时她刚午睡醒来,听房间里的浴室传来哗啦的水声,还以为是杨珂在里面,想着她也确实该洗个澡,便脱了衣服开门进去。他们之前在大浴缸里洗过玩过,没有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那里面的人不是杨珂,竟然是杨子衿!

    朦胧的雾气中,全裸的杨子衿站在喷头下,任水淋湿他的头发,身体,胯间比杨珂要大上一倍的金箍棒昂首挺胸,像是在对她炫耀自己的壮阔,许是洗发露进了眼睛,他并没有看到同样光裸的卢圆圆,还以为是杨珂,朝她伸出手“阿珂,帮我拿一下毛巾。”

    他走一步,那东西就朝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呢?圆圆。”

    杨子衿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,那根记忆中的金箍棒已经褪了层遮挡,只剩内裤死死裹住蓄势待发的它。

    卢圆圆能清楚的感受到内裤下的它有多么饥渴,它的主人正带着它一点点熟悉洞穴周围的景色,好看的手拖住她圆润的屁股,缓缓引导她的小穴摩擦自己的金箍棒。

    “圆圆好敏感……”他只不过试探了几下,内裤后的小嘴便哗哗的流出口水来,把他的内裤都打湿了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她拒绝自己,杨子衿做了许多准备,每天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照顾她,出现在她身边,故意让她看到自己的裸体,假装无意和她进行身体接触,减少杨珂和她的做爱次数,前戏刚做完就打断,吊着她胃口,欲求不满。

    原本真正实施计划的时间不在今天,但杨子衿最开始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。

    一天天嗅着她散发的诱人香气,每个梦里的不能尽兴,都在一步步击垮他的防守。

    杨子衿挑开她的内裤带,露出躲藏在下面却不安分的小花穴。

    还在害羞呢,被他注视着的小花穴微微颤抖,仿佛有些怕他,却又诚实的流出花蜜。

    细长的手指沾了少许,放置嘴中品尝。

    美味。

    卢圆圆因为他的触摸夹紧了腿,尽管这样,也关不上不停流水的花穴。

    跪趴这样一个让人羞耻的姿势,被杨子衿摆弄出来,却怎样也不觉得色情,甚至想象不到,他这样温文尔雅的人,怎会一开始就选这样一个姿势。

    她和杨珂也只用过那一个姿势。

    杨子衿俯下身,贴在她背上,手从下往上探进衣服里,一下就解开了内衣袋,她被杨珂摸的圆润的乳房落在杨子衿的手掌里却显得娇小可爱。

    背后响起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“圆圆太瘦了…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把乳尖的小豆豆轻轻压进去,顺着斜坡一点点下滑,来到乳沟间,经过腹部,又继续向下,越过稀疏的草丛。

    哎呀,一不小心,陷进了小水沟。

    这水沟奇怪的很,不停往外溢水,杨子衿的手指怎么也堵不住它,反倒是响起奇怪的声音来。

    “咕叽咕叽…”

    他要堵的深了,还会被小水沟里的怪物咬上一口。

    可是小怪物没有牙齿,只有软软的舌头攀附住他的手指舔啊舔,痒极了。

    从他解内衣到探穴,卢圆圆全程都乖乖的。

    直到感觉大腿根的淫水泛滥,才扭动了几下,说出了从刚才到现在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痒…”

    真是个坏孩子!

    她这句痒,让原本还打算多做一会儿前戏的杨子衿瞬间放弃。只得她一个字,他就恨不得立刻把性器拿出来给她止痒,让她舒服。

    他也确实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“乖,哥哥现在就帮你止痒…”

    往日清润的声音像掺了沙子,发哑。

    男性的气息喷洒在她耳后,男人又烫又硬的金箍棒也脱了面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肉体贴着肉体,冒精水儿的粗棒子黏着她的穴。

    他一下又一下用肉棒在屁股间摩擦,蹭过她的花穴并不停留,只在周围不断引诱。

    “圆圆,要吗?”

    低沉的声音如大提琴般优雅,却又如引人堕落的魔鬼一般邪恶。

    “告诉哥哥,你要吗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杨子衿:阿珂还小,我的很大    8=====o

    卢洲:什么?谁的大?  8======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