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

要死了微H

    /

    在卢圆圆和爸爸探索金箍棒奥秘的时候,揣着小卡片的杨珂正躺在床上数腿毛。

    一根、两根、叁根、四...

    没有第四根。

    他的腿毛就像他们数学老师的头发,少的可怜,也正如吊带姐姐说的那样,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。

    哎,想想他们学校高年级体委的腿,大腿肌肉堪比梅西,短裤一穿,小腿上全是成熟男人的象征:腿毛。

    羡慕啊。

    要不现在打个电话问问?

    他把小卡片举到眼前,上面有个穿衬衣的女人,下面写着几个字:深夜寂寞,成熟少妇、制服妹妹...138xxxxxxx0

    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上面有成熟这两个字,意思应该就是能让人变成熟吧。

    那成熟的吊带姐姐肯定有长腿毛的秘方!

    座机就在一楼客厅,可是他刚吃完汉堡,下午射了一次有点疲惫,周末作业还没补,在外面跑了一趟澡也没洗。

    或者去隔壁问哥哥借手机?

    但他肯定要问自己干什么,这,这关乎男人面子的事怎么好意思说呢!

    既然没法抉择。

    杨珂直起身,手指夹住卡片,模仿火影忍者里扔飞镖的姿势潇洒甩出。

    那就让老天来替他决定吧。

    桌上放着两个高矮不一的水杯,碰到高的就去,矮的就不去。

    短小的卡片在离桌子还有几十厘米的时候气儿不足,呈断崖式掉落,连桌子的边都没摸着就降落在地,快到杨珂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几秒后,杨珂用被子蒙住脸倒下:查克拉消耗过度,无心腿毛秘方,睡觉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凌晨五点,从筒子楼里出来摆摊的人将老旧的楼梯踩的灰尘直落,凌乱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凌晨格外明显。

    五点半,早点摊的香味儿一出,说话声车铃声也接踵而来,填满了这个狭窄的小巷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卢圆圆不情不愿的醒来,她家膈应效果约等于没有,每天不用闹钟,楼下各种嘈杂的声音就能把她闹醒,刚醒来的她脑子还是迷糊的,正被卢洲抱在怀里有意识的摩擦。

    她只穿了薄薄的一层睡裙,但裙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卷到她的胸下,只留一条小花内裤顽强抵挡着卢洲的侵入。

    屁股上,火热的金箍棒烫的她瞬间清醒。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她被卢洲抱在怀里,根本没法转身。

    “宝贝~”

    察觉到卢圆圆的动作他又抱紧了几分,身下的金箍棒因为她的醒来而更加兴奋。

    卢洲欢快的扭了扭身子,这么一上一下,不小心金箍棒插进了卢圆圆两腿间。

    这么一下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卢洲的五官很显小,看上去只有二十岁的样子,再加上他清澈明亮的杏眼,简直像个不懂社会险恶的纯真少年,实际上,他的智商也和卢圆圆差不多,所以他表达情绪的方式往往很直接,什么都挂在脸上。

    现在被夹住金箍棒的他,一张小嘴张的圆圆的,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    天呐!他,他好舒服啊!

    卢圆圆的小腿交叉并着,中间的空隙足够卢洲挤进去。

    大腿内侧的皮肤最是娇嫩且有弹性,包裹挤压金箍棒两侧。

    “宝贝,宝贝~”

    得了新玩法的卢洲又开始撒娇,只是这次,低哑的声音带点子男性荷尔蒙的味道。

    听到爸爸的声音,卢圆圆的胃有些热,她没有太过在意,心里更担心爸爸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还在感冒?让我量量体温。”

    怀里的宝贝开始要挣开他的束缚。

    以前卢洲是很听宝贝的话的,让松手绝不敢继续抱着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,他却“叛逆”了起来,紧紧抱着宝贝,不让她跑掉,同时还把插在宝贝两腿间的金箍棒往深处插。

    “噢~”

    卢洲本身的插送和卢圆圆转动身子时夹紧摩擦的双腿,这两个动作像是一个火星,突然点燃了他脑海里的那根线。

    搂住卢圆圆胸的胳膊突然用力,随即便是让人猝不及防的颠簸摇晃。

    插在她两腿间的那根火棍子开始向外抽出,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又猛的插进去,如此几个来回,卢洲便快乐的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“啊~宝贝,宝贝~好舒服啊~好舒服…宝贝~嗯啊~”

    “宝贝也动~”

    他晃着卢圆圆的身子追寻着刚才卢圆圆摩擦双腿时带来的那种快感。

    “爸爸,别玩了,要是再感冒我可就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卢圆圆假装威胁他,可现在的卢洲已经掉进情欲漩涡出不来了,虽然听到这话后,面上确实如卢圆圆所料,委屈巴巴的,但抱着卢圆圆的胳膊却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不生气,宝贝不要生气,爸爸让你快乐,让你开心。”

    他自己这样抽插是快乐的,所以他也想让卢圆圆和自己一样快乐。

    这样宝贝就不会生气了吧。

    卢洲这样想着,攻势竟比刚才还要猛烈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快乐吗…哈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宝贝…”

    这一性感的声音让卢圆圆差点以为自家的爸爸被掉了包。

    “啊~宝贝~宝贝呀~”

    没有听到她的回答,卢洲也不气馁,继续卖力的耕耘。

    卢圆圆被他弄得有些不明所以,刚醒来还没说几句话就被抱着摇晃,讨厌的是,内裤包裹的地方也开始往外流水,她下意识夹紧了双腿,这一动作刚好满足了卢洲的需求。

    “啊~宝贝~好宝贝~乖宝贝~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爸最爱宝贝了…”

    他越插越往上,已经开始撞着挡着洞穴的小花内裤。龟头边缘蹭过内裤边角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卢洲被激的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“哈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便发疯了似的朝着那个地方猛撞,让龟头狠狠擦过内裤。

    一阵阵汹涌的情潮向他袭来,尝到甜头的卢洲很快就缴械投降,放肆自己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宝贝…快…要快!”

    果然,越来越多的快意冲进大脑。

    “快点…再快点!快!!”他大喊着。

    要出来了,要出来了!

    这时的卢洲已经失去理智,只有口中不断喊着“快!快!”

    声音大的把隔壁早起的人吓的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罪魁祸首卢洲却不知道,他现在正在汹涌的漩涡中拼命寻找出口。

    得到快感的他却感觉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,像是被操控着,在狂风巨浪中被剧烈撞击。

    “不...不要...”

    刚还要快点的卢洲剧烈挣扎,他察觉到了骇人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不要...不要...”

    他想摆脱这场吓人的巨浪,可事实怎会如愿,铺天盖地的快意裹挟着可怕的东西迎头打来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不!不要!!”

    有什么东西从身体各个方向涌出,汇聚到那根粗大的棒子上,马上就要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陌生的感觉让他害怕。

    眼前的景象已经看不清楚,被一片片白光取代。

    身体却仍在做最后的冲刺。

    “不要...不要…我不要…啊!”

    他的反抗起不到丝毫作用。

    “要死了…我要死了!我要死了!!啊!”

    “宝贝!宝贝救我!”

    卢洲的眼里已经流出泪来,眼前一道白光闪过,他的脑袋好像砰的一下炸开。

    “宝贝!宝…啊————!!!!”

    惨烈的叫声中,一道乳白色的射线从卢圆圆两腿间射出。

    卢洲紧紧贴着卢圆圆,他身体颤抖不停,嘴贴在她的背上一张一合,像受伤无助的幼兽,想回到他温暖的巢穴,在母亲的怀里吮吸能让他安心的乳汁。

    射精持续了二十多秒。

    床单上的那滩乳白色液体多的惊人。

    已经虚脱的卢洲从卢圆圆的两腿间脱离出来,倒在枕头上,他浑身是汗,大张着嘴无意识的喘着气,眼神涣散,耳边嗡鸣声不断。

    而他下面的金箍棒一抽一抽,还在向外吐露着最后的几滴精液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杨珂:能让人变成熟...(高深莫测)

    吊带姐姐:还能让你变真男人~(勾勾手指)